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企业新闻 >

农药——低价还有人不买账,原因出在哪里?

发布日期:2015-08-15 14:27 点击:

最近,在农村走访了解到,政府为推广和引导农民使用低毒低残农药,对一些低毒及生物农药实行价格补贴,用户只拿一半的钱就能得到这些“低价”农药。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好事,但就是这么一件好事,还有人不买账。原因出自哪里?

 
 

在与一些种植户座谈时得知,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是初次接触低毒低残留农药,对低毒低残留生物农药缺乏了解,认识上存在一些误区,认为低毒就等于低效。还有些人因以前使用过生物农药,没看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就对生物农药失去信心,甚至全盘否定。

 

生物农药的确不同于有机磷农药,与传统的高毒农药相比在杀虫速度上是慢了一些,但生物农药有其独特的好处,如药效期长、害虫不易产生抗药性、对农产品和环境没有污染等多方面的好处。生物农药的这些优点种植户应该了解,实际上如果种植户能掌握好生物农药的使用方法,做到科学正确用药,杀虫效果决不低于那些高毒高残留的有机磷农药。

 

如甲维盐就属于标准的低毒低残留农药,它对防治夜蛾科害虫效果非常理想,该药低毒低残高效广谱持效期长。其作用机理是阻碍害虫运动神经信息传递而使虫体麻痹死亡。幼虫在接触药剂后很快停止进食,发生不可逆转的麻痹。与其他种类的农药无交互抗性,对其他种类农药已产生抗药性的害虫用该药防治效果很好。但好药要用好,防治期,要抓住一个“幼”字。即在昆虫初龄幼虫期用药效果最好。虫龄越大,食药致死量越大,防效越差。所以,防治金纹细蛾等害虫的最佳用药期是越冬成虫和一代成虫盛发期至1、2代幼虫孵化期。 等到潜叶虫、卷叶虫、食心虫进入叶片,钻入果内再喷药,效果就差了。若等到世代交叉时防治就更难了。要做到“药等虫吃”,不要“见虫用药”。喷药应突做到一个“匀”字。灭幼脲类杀虫剂的杀虫机理是抑制昆虫表皮的几丁质合成,使害虫的幼虫吃药后不能形成新表皮、蜕不下皮而死亡。

 

还有,像苏云金杆菌属于生物制剂,使用时不能与杀菌剂混用,也不要与内吸性强的有机磷混用,不能与碱性农药混用。以上这些农药的特点和禁忌都应向使用者说明白,不然,好药用不好,方法不对头,用户对补贴的农药和补贴政策难免产生误解。

 

由此可见,低毒低残留和生物农药在使用上还是有讲究的。这就要求无论是生产厂家还是农技推广部门,或是肩负政府补贴的农药配送单位,在推广这类农药时,首先应向用户讲明白生物农药的特殊性。那种认为只要有政府补贴,农民就一定会买账的简单认识未免有些天真。农药是特殊商品,使用上有不少技术要求,在许多时候,推广这类农药只补钱还不够,还要给农民补上技术这一课,教会他们正确认识和科学使用低毒低残农药,把好事办好!

 

这方面青岛平度市蓼兰供销社就做得很好,他们在接到青岛市政府和青岛市农委下达的低毒低残留及生物农药配送任务时,面对全市20多万亩蔬菜种植户,不是硬性地推销或简单地送货,而是先组织技术人员下乡调查走访,与农民一起做试验示范,还主动到大专院校请来植保专家为农民讲课,先让农民了解低毒低残农药的好处是什么,缺点是什么,该注意的是什么?理论上通了,还要让农民看到示范效果,解除农民心中顾虑。通过农业技术培训,提高了广大种植户自觉使用低毒低残农药的意识,短短的两个月这家供销社就配送低毒低残农药达400万元,在平度使用低残低毒及生物农药已蔚然成风。

 

从以上事例可以看出,政府买单补贴农药,并非价格便宜就能使用户接受,还有不少工作要做,甚至有些工作还必须做细。正如蓼兰供销社主任宿学耀所说:“在政府补贴农药这件事上,要把好事办好,补钱和‘补脑’要相结合,配送和培训要同步。”